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旅游文学

绿色的包谷林

2012-01-08 本站作者 【 字体:

作者:初旭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故乡在乌蒙山深处的古蔺,山连川,漫山遍野最适宜生长的农作物就是那烂贱的黄包谷,就是那一片片排拨人心的青纱帐一一包谷林,至今使我久久不能忘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翻过大年正月十五,桃李嫩芽初放,也预示着种包谷季节到了.春意料峭,山腰的树早就落个精光,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桠在山风里呼啦啦地尖叫.坦荡的原野上,犁土的老农紧跟在那老牛后面,摇摆着犁头来回地走动,不大功夫,田野里涌起一片片凝固的黄色或红色波浪,浪沟里冒着微微暖气,发出阵阵幽香.那犁牛的老农疲备了,撒上一袋烟,又继续和牛一起翻耕往事的记忆,高兴了就扯开噪子一曲古蔺的滚板山歌.样子显得惬意而抒情.

          年前土坎早就铲了,束草早就烧了,地翻耕平整后,便开始播种.一般是男人挖窝,女人跟在后面,左手肋搂着个装着牛烘或草木灰碴的竹篼,胸前的围腰里便是包谷种,男人挖一个坑,女人便播上两粒种,再撒一把肥,人不断地挥汗如雨,辛勤劳作,女人的右臂就有节奏地划动,样子很优美。男女搭配,男女衔接,自然流动,情趣盎然。兴许是勃动的春天在作怪,或是本身的农活轻松,种包谷的农 人泥巴襄满裤腿,心情即格外愉快。部有一些骚男人要拿跟自己配对的女人来开荤玩笑,甚至到了地头还有人趁人不注意去摸女人那肉滚滚的奶子。女人不从,就抓草木灰或黄泥巴往那男人的衣领里塞,常弄得那男人满身烘土,甚至满脸冬瓜灰。这时,女人的男人也停下手中的农活,用锄把撑起腰杆在一旁傻呵呵地笑,钟爱捡了什么便宜。而那男人的女人早就笑得转不过气来,捂着胸口蹲在地上不忘鼓励那泼辣的女人:“整、整、狠实整,看他以后还敢日怪不日怪。”于是,春寒未退尽的田野上,掀起一阵欢乐而放荡的笑声。晌午时分,老队长一声吆喝,男人女人便在野山上度地而坐,或抽上烟,或做针线,那些不过瘾的女人又递眼色,又咬耳朵,不约而同去按着那些骚男人,往那桐树上撞钟,撞得那男人心惊肉跳,直喊告饶,田野里又一次响起掌声、笑声、骂声、口哨声……农人就是这样稀释着生活的艰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二月青草起,野山上杜鹃花、樱桃花、剌梨花、野桐花次第开放。把个山野点染得五彩缤纷。幼小的包谷苗才从疏松的地里拱出来,一行又一行,满田野都是,像无数绿的小手掌,兴奋地伸向蔚蓝的天空……老队长在田野上走一遍,就知道那些地块缺苗多少,尤其那越抚靠近树林的地方,有山省觅,缺苗的越是多项式,补种最轻松的农活,自然就落到女人头上。老队长很细心,率先安排“就业”的是些怀有身孕的小媳妇,农村的二、三月,是最艰难的岁月,野山上早有了那酸溜溜的诱人野果果了。

        包谷苗长得快,在四五月灿烂的阳光里,一个劲地往上踪,简直是一天一变,故乡的包谷地大多十几亩甚至几百亩地连成一片,大约到了农历端午前后,连绵不断的包谷林就扬起一只只唢呐口,蹿得高过了人头。青翠欲滴,绿浪翻滚,浩浩荡荡,横无际涯。这时,正是乡村多风雨的季节。风雨之中,青纱帐般无边无际的包谷林海浪般起伏摇摆,挣扎呼嘴,呐喊声声,澎湃沸腾,让人情绪激昂,抨然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盛夏的包谷林确是诱人,地上的青草和薄公英娇嫩华,成行成排的包谷杆像列车的土兵,莹碧挺秀,在阳光里内烁着翠玉般的光泽,包谷像那紧敛又怀孕的女人,藏而不露,一转眼,背上便挂起一个绿色的棒子。五彩的包谷须须象那孩子的发辫,头上的包谷叶和红白相间的包谷 花,在微风中悠然地摇曳,飘飞的碎花,传递着友谊,传递着愛情。,包谷没有人类那种卿卿我我的亲密劲儿,而是通过一种特殊的浪漫施粉,完成了风流毁合的过程,碎碎的包谷花儿,在暖融融的阳光下,飘逸潇洒,显得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夏日的包谷林还有一个诱人的原因,恐怕与村人那些暧昧的故事不无关系。那些蝉鸣声声的中午。我和小伙伴便在清清的小河里打水仗。好几次看见有男人扛着锄头装着干活的样子,叼着烟斗从包谷林的一端走进浩浩浩荡荡的包谷 林,眨眼功夫不见了。大约半截功夫,就有身背猪草篓的女人从包谷林的一端走进包谷林,也是瞬间不见了身影。然后浩浩荡荡的包谷林若无其事地波动摇晃……但过不了几天,村里就有夫妻打架,打得冤冤不解,甚至相互骂出最难听的话。之后的之后,就有鼻青脸肿的女人,将那幼小的孩子扔下不管,独个儿提着杂膏口袋跑回娘家去了。甚至十天半月不回来,男人顾娃娃不是,顾田头山上的农活不是,搞得八脚茺。于是,就有男人相互结仇,总是在酒后以鸡毛蒜皮为导火绳,打得头破血流,闹得左邻右舍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播种,夏天耕管,转眼便到了秋收,村里的男人女人都兴奋异常,背一个大背篓钻进包谷林,把成熟的包谷棒子拜在里面,一圆背一圆地运往生产队的保管室,然后再按比例分配.那时的农村生活十分困难,没上学的日子,我便背一只小背篓,一边割猪草,跟在大人后面拾包谷棒子

,         我的前面是一对叔叔和婶婶,他们边劳作,边摆一些暖味的龙门阵,不时晒哂窃笑……那时,,我太懂事,难以听懂大人的话外之音,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一些意味深长的话题.我在一旁傻呵呵地笑,那婶婶便娇嗔地轰我:“去、去、小娃娃懂啥子?”一边给我递眼色,顺着婶婶的目光.我总是能拾到有意给我留下的一两只玉米棒子.包谷掰完后,男男女女便围着那堆包谷棒子席地而坐,开始撕包壳.这个过程很讲究,周围有好几只箩筐,撕了壳的包谷大的、小的、老的、嫩的、丰满的、不丰满的各装一筐^这时,有小伙子从人堆中站起来,兴起一只灰包谷,故意在人群中扬了:“快看我手头这东西呀!”有姑娘把头惊看时,他便早已给人家抹了个大花脸.那姑娘不服气,也要给小伙子抹花脸,二人互相抹,小伙子只得落茺而逃,姑娘紧迫不舍,一直追到包谷林深处。很长一段时间,二人才嚼着包谷杆回来,惹得队长一顿臭骂。撕包谷是很轻松的农活,男男女女都集中一块,有说有笑,不觉间,时间便拖到晚上时分,那时农村点炼油,照马灯,有不安份的男人便趁黑灯瞎火的好时机,捏旁边女人颤颤的奶子,那女人捡着包谷棒子就往男人的肓上一阵乱砸,砸得那男人高声尖叫:“火烧蕨基林,婆娘打男人……”,那女人哭笑不得,只得收手,惹得旁边的男女笑得前仰后倒,就是在撕包谷的闲情逸致中,就有许多野味十足的龙门阵从故乡男女的嘴里飞出,就有许多打情骂俏的闹剧动人心魄地产生……

       故乡的包谷林,营养着山里人饥饿的日子,也丰富了山里人贫乏的精神世界它既是生命张扬的天地,也是男人女人喷发感情的广场。

 

阅读全文
标签ad报错:该广告ID(13)不存在。
相关推荐

初旭:我家做“大斋”

初旭:我家做“大斋”
初旭 我的老家在乌蒙山腹地一个叫龙厂沟的偏僻农村,这里四面大山包围,相对...

初旭:川酿酒赋(征求意见稿)

初旭:川酿酒赋(征求意见稿)
初旭蜀南古蔺,人杰地灵。巍巍乌蒙屹立千年屏障,滔滔赤水情归万里长江。峡谷长龙,东...

花满酒城 泸州第十八届酒城诗会暨第十届梨花诗会今日举行

花满酒城 泸州第十八届酒城诗会暨第十届梨花诗会今日举行
川南经济网讯(初旭)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。红袖织绫夸柿蒂,青旗沽酒趁梨...

古蔺石屏 一首民谣牵出的爱情

古蔺石屏 一首民谣牵出的爱情
石屏当地的彝族长桌宴(苏华利 供图)作者:初旭我的老家在古蔺东南角一个叫丹桂的地...

酱酒文明从赤水河启航——《中国酱酒文明史》序

酱酒文明从赤水河启航——《中国酱酒文明史》序
酱酒文明从赤水河启航——《中国酱酒文明史》序 “乌蒙磅礴走泥丸”。那年的春天,一...

邵忠奇:大行其道赋

邵忠奇:大行其道赋
泸州 邵忠奇 烁烁乾坤,郎朗酒林。类之翘楚,大行其道。大行者,从...

初旭:龙厂沟的乡村医生

初旭:龙厂沟的乡村医生
初旭巍巍乌蒙山,延绵千里,横跨云贵川渝地区。一道道山梁,一条条峡谷,龙腾虎跃,气...

初旭:泸州商道

初旭:泸州商道
作者:初旭 题记:谨以此文献给即将举行的泸州首届泸商大会。 亿万斯年,随...

初旭:长江玉佩邻玉场

初旭:长江玉佩邻玉场
初旭万里长江从雪山草地一路奔涌而来,穿过二龙口、大渡口,继续东流。日夜奔忙的江水...

初旭:律动的中国酒城

初旭:律动的中国酒城
初旭 亿万斯年,某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,一道闪电,地壳痛苦地分娩,劈开一道...